天下十大行书,每一幅都是绝品

908人浏览 / 0人评论

 

天下第一行书《兰亭序》

 

《兰亭序》是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的书作,记述的是王羲之和友人雅士会聚兰亭的盛游之事,抒发作者好景不长、生死无常的感慨。传说当时王羲之是乘着酒兴方酣之际,用蚕茧纸、鼠须笔疾书此序,通篇28行,324字,有复重者,皆变化不一,精美绝伦。《兰亭序》逸笔天成,而且变化结构、转换笔法,匠心独运又毫无安排造作的痕迹。从章法、结构、笔法上堪称完美,被后世学书者尊崇为"天下第一行书"

 

 

天下第二行书《祭侄文稿》

 

《祭侄文稿》,全名《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》,是唐朝书法家颜真卿的作品。安史之乱,颜真卿的哥哥颜杲卿和侄子颜季明被安禄山杀害。颜真卿找到他们的尸骨之后安葬,写下这篇祭文。此稿是在极度悲愤的情绪下书写,顾不得笔墨的工拙,纵笔豪放,一泻千里,常常写至枯笔,故字随书家情绪起伏,纯是精神和平时工力的自然流露。这在整个书法史上都是不多见的。可以说,《祭侄文稿》是极具史料价值和艺术价值的墨迹原作之一,至为宝贵。

 

 

天下第三行书《黄州寒食帖》

 

《黄州寒食诗帖》是苏轼行书的代表作。这是一首遣兴的诗作,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。诗写得苍凉多情,表达了苏轼此时惆怅孤独的心情。《黄州寒食诗帖》彰显动势,洋溢着起伏的情绪。元朝鲜于枢把它称为继王羲之《兰亭序》、颜真卿《祭侄文稿》之后的天下第三行书

 

 

天下第四行书《伯远帖》

 

《伯远帖》行书纸本,因首行有《伯远》二字,遂以帖名。此帖为晋代真迹,是晋代王珣的作品,王珣是王羲之的侄子。此帖行书,笔力遒劲,态致萧散,妍媚流便,是典型的王氏书风。此帖清代时归入内府,与王羲之《快雪时晴帖》、王献之《中秋帖》同列为三希堂法帖之一,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 

 

天下第五行书《韭花帖》‍

 

《韭花帖》是唐末五代书法家杨凝式的作品。此帖的字体介于行书和楷书之间,布白舒朗,清秀洒脱,深得王羲之《兰亭序》的笔意。尽管《韭花帖》无论在用笔还是在章法上都与《兰亭序》迥然有别,但其神韵却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,黄庭坚赋诗盛赞其说:世人尽学兰亭面,欲换凡骨无金丹。谁知洛阳杨风子,下笔便到乌丝阑《韭花帖》,被称天下第五行书。

 

 

天下第六行书《蒙诏帖》

 

《蒙诏帖》是唐代书法家柳公权的作品。此帖气势磅礴,痛快酣畅,浑莽淋漓,意象恢宏,极具虎啸龙吟、吞吐大荒的气派,其结体不像柳体楷书那样取纵势,而是因形而变,依势而化,或长或短,或大或小;也不像柳体楷书那样取正势,而是欹侧多姿,险绝有致,不拘常规,放浪形骸,极少唐朝森严法度的束缚。其用笔也不像柳体楷书那样铁骨铮铮,耿介特立,而是有刚有柔,有骨有肉,或方或圆,或露或藏,粗不臃肿,细不纤软,线条以中锋为主,饱满圆厚,笔墨控制得恰如其分。

 

 

天下第七行书《张翰思鲈帖》

 

此帖也称《季鹰帖》,是唐代书法家欧阳询为张翰写的小传。字体修长严谨,笔力刚劲挺拨,风格平正中见险峻之势,是欧书中的精品。字的重心压在左侧,却以千钧之势出一奇笔压向右侧,使每个字的结体形成一种逆反之势,然后再向右用力使之化险为夷,可谓“险中求稳,别有乐趣”。清乾隆帝评论道:“妙于取势,绰有余妍。”此帖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 

 

天下第八行书《蜀素帖》

 

《蜀素帖》是宋代书法家米芾在蜀素上所书的各体诗八首。蜀素是四川造的丝绸织物,上织有乌丝栏,制作讲究。此卷相传为邵氏所藏,欲请名家留下墨宝,以遗子孙,可是传了祖孙三代,竟无人敢写。因为丝绸织品的纹罗粗糙,滞涩难写,故非功力深厚者不敢问津。而米芾见了却当仁不让,一挥到底,写得随意自如,清劲飞动,真似如鱼得水一般。另外,由于丝绸织品不易受墨而出现了较多的枯笔,使通篇墨色有浓有淡,如渴骥奔泉,更觉精彩动人。米芾用笔如画竹,喜八面出锋。此帖用笔多变,正侧藏露,长短粗细,体态万千,充分体现了他刷字的独特风格。结字也俯仰斜正,变化极大,并以欹侧为主,表现了动态的美感。董其昌在《蜀素帖》后跋曰:此卷如狮子搏象,以全力赴之,当为生平合作。

 

 

天下第九行书《松风阁》

《松风阁》是宋代书法家黄庭坚的作品,起笔处欲右先左,由画中藏锋逆入至左顿笔,然后平出,“无平不陂”,下笔着意变化;收笔处回锋藏颖。善藏锋,注意顿挫,以“画竹法作书”给人以“沉着痛快”的感觉。其结体从颜鲁公《八关斋会报得记》来,中宫收紧,由中心向外作辐射状,纵伸横逸,如荡桨、如撑舟,气魄宏大,气宇轩昂。其个性特点十分显著,学他的书法就要留心于点画用笔的“沉着痛快”和结体的舒展大度。 

 

 

天下第十行书《土母帖》

 

《土母帖》是北宋书法家李建中的作品,此帖结字紧密而修长,用笔沉着而丰腴,虽是行书,但起笔、收笔处,仍有唐人书法遗风,有欧阳询严谨的楷法笔意。北宋初年的书法,承袭唐人的传统,以丰腴为美。李建中的书法骨肉停匀,神气清秀,对宋代书法家有很深的影响。《土母帖》是李建中存世墨迹中最典型、最循规蹈矩的,因此也是最能见出他那深湛的书法功力的神品,所以此帖颇为后世珍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