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度洁癖患者、疯子、Coser,他竟然是宋代最有成就的书法家之一

810人浏览 / 0人评论

 

你知道古代有一个人因为有重度洁癖,把官服洗破而丢官吗?

 

你知道古代有一个人看到一块喜欢的石头,纳头就拜,称兄道弟吗?

 

你知道古代有一个人在大宋街头,一身cosplay装扮,招摇过市吗?

 

没错,这个人就是北宋大书法家米芾,人送外号“米疯子”(米颠)。今天来看看米芾的一些逸闻趣事。

 

重度洁癖患者

米芾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?

 

衣服每天必洗。也许有人觉得这不算什么。古代的衣服多用麻布,质地较硬。古代多是“浆洗”衣服,就是用洗完之后,用淀粉浆一遍,再用铜的或者铁的熨斗熨一遍,板板正正的,又硬又硌。魏晋风流名士都喜欢脏衣服,因为他们服下“五石散”后,身体发热敏感,穿浆洗的衣服特别难受,好比光着身子穿一身铁甲。而脏衣服软绵绵的,所以魏晋有“扪虱画良图”的风流旷达。如果生在魏晋,估计米芾会被恶心死。

 

一次在朝堂,当官的人多地方小,难免会有个磕磕碰碰,他被人踩了一脚。回家之后,把朝靴洗了又洗,刷了又刷,直到把鞋子刷成布片为止。这哪儿是刷鞋,这是拆鞋好不好?

 

米芾精通礼仪,曾担任太常博士,主管朝廷祭祀活动。可祭祀官的朝服就跟大学的硕士服、博士服一样,都是一届穿完,下一届穿。他不行,我堂堂的重度洁癖症患者,怎么可以穿别人穿过的衣服?拿回家,洗。结果,把祭祀服上的花纹给洗掉了,好比你把黑色的学士服、蓝色的硕士服、红色的博士服洗成了纯白色,这你让人怎么辨别你是谁?所以,被罢了官。不过,米芾并不care。

 

心机boy

米芾还是个心机boy。怎么说呢?米芾精通书法绘画,一次宋徽宗诏他写屏风,他笔走龙蛇,从上而下其直如线,令宋徽宗大加赞赏。在他写字之前,看中了宋徽宗的一方砚台,这可是米芾的最爱。皇帝的东西,岂是你想要就能要的?他二话不说,不管砚台里还有多少墨水,往怀里一塞,耍无赖道:“陛下,这砚台已经被臣弄脏了,您就赐给臣吧。”宋徽宗看着从他衣服里渗出来的墨水,只好无奈点头。

 

你以为这方砚台他一直留着吗?好东西除了自己用,最大的功效是用来炫、秀、晒的嘛。米芾向老朋友周种炫耀。周种摸着砚台说:“好东西啊,真是好东西。不知道发墨怎么样。”米芾去取水研墨,结果回来之后,看到周种用自己的唾沫在磨墨(哈气成墨)。当时就恶心到了,说:“赶紧拿走拿走,送你了,太恶心了。”

看来,这俩都是“心机boy”。

 

米颠拜石

从“诓骗”皇帝的砚台,可以看出米芾对“石头”的喜爱到了痴迷的地步。后来他到安徽做官,听说濡须河边有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,当地人都说那是神仙石,不敢乱动。米芾立即把那块石头搬到自己家里,摆好供桌,上好供品,向怪石下拜:“石兄啊,石兄,小弟想你念你二十多年啦,今天终于相见了,相见恨晚,来来来,咱们兄弟喝一杯。”这事儿传了出去,米芾因此又被罢官。还得了个“米颠”的称号。米芾也算是“玩石”第一人了。

 

大宋Coser

现在cosplay越来越被年轻人喜欢,动漫,二次元,还有唐装汉服等等。米芾也是个cosplay发烧友,最喜欢穿唐装。唐装和宋服还是有很大差别的,宋服简洁质朴、修身适体。唐装则上衣下裳,比较复杂。其实,米芾还是很喜欢魏晋风流的,比如他不顾俗人眼光,拜石称兄的举动就是魏晋人的做派。估计他是受不了魏晋人穿衣服的“邋遢”,所以才有了“衣冠唐制度,人物晋风流”的说法。

 

努力“刷字”

古龙说:“哪里有天才?天才来自于苦练。”米芾的书法成就之闻名后世,离不开天赋,更离不开后天的努力。

 

米芾刚开始学习颜真卿,比如他最著名的“蟹爪钩”就是从颜真卿处学来,而他的字“外形竦削的体势”,来自欧阳询。后来听从苏轼的建议,开始学习王羲之、王献之。模仿二王连当时名家都分不清真假,比如现在北京故宫收藏的王献之《中秋帖》,就是他临摹的作品。

 

米芾是个不羁的人,也是个自傲的人。他的书法作品老是被别人说学了谁谁谁,让他很不爽,就不断下功夫苦练,每天临池练字而不辍,大年初一都在练习。终于创造出了自己第一无二的风格,就是他自己说的“刷字”,用笔写字像用刷字在宣纸上涂画,八面出锋,风樯阵马,沉着痛快。后来被誉为天下十大行书之一的《蜀素帖》就是米芾“刷字”作品的代表作。

 

其实,古代人跟现在人一样,无非是社会生活的环境有所差别而已,古人也是很好玩儿、很有趣的,他们照样也会有洁癖,也有爱好,喜欢与众不同,别出心裁。而作为自己喜欢的东西,就要加倍努力,做到自己能够做到的最好,这就足够了。